第 19 章 (第1/3页)

文喜虽替季衔挡下一击,但也不过只争取了几息的时间,那化神妖兽卷土重来。幸而,季桁已经冷静下来,抱着文喜躲过了这一击。只是光避是没用的,想要摆脱困境,必须杀死这些妖兽。

“乘氏子退开。”季.面若寒霜,声如冷剑,“昆仑弟子听令,结阵!”

"是!"

乘氏三人对视一眼,顺从的退到后面。

除了文喜动不了之外,其余昆仑弟子

声应道,随即快速移动,变幻位置,把妖兽围在一起。

站定之后,祭出各自灵剑,默念口诀,后大喝一声“去”!

阵成。

本就皆是精英,有了领头人,反应都非常迅速。

这是昆仑老祖传下的天罡绝杀阵。他们六人合力,以季为首,能发挥出相当于出窍期的一次全力攻击。"吼-!"

数道天雷轰然落下,重重砸在阵中妖兽身上。

连同那只化神妖兽在内,天雷之下,数只妖兽顷刻间化为灰烬。

一切重归平静。

但季脸上并未露出欣喜的神色,他垂首,看向怀里气息虚弱的女子。文喜胸口的血还未止住,他胸前的衣裳已经被温热的血染红了,怵目季桁眉心紧拧。

文喜还未失去意识,见此,便道:“季师兄放心,我没事。”一边说,她一边想撑起身体,站起来。但明显高估了自己,失血过多让她头重脚轻,刚一动,便是一阵抽气,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多了几分灰败“文师姐!”这时,李韶收了剑跑了过来,“你伤得太严重了,必须马上处理。”

说着,他看向面无表情的季.,隐有埋怨:“季师兄,你还愣着作甚?你没看

文师姐快撑不住了吗!

“文师姐是为了救你才......

“李师弟!

不等李韶说完,文喜已经厉声阻止

只是一用力,胸口剧颤,剧痛瞬间传遍全身,她忍不住剧烈咳嗽了起来。

“季师兄,咳咳咳你别在意李师弟的话,我们是同门,我救你......

“我不会死,不需要你救。

季冷声截断了文喜的话,面色冷漠的把她放了下来。

“倒是你,我说过,不要不自量力。”

每个字都比雪还冷。

文喜神色灰暗。

李韶怒道:“季师兄,无论如何,文师姐都是为了救你受伤,更是差一点就没了命。你这态度未免太冷漠了些。“李...."

“文师姐我知道你的意思,但有些话我不得不说。”李韶不顾文喜阻止,提高声音道,“季师兄,你可曾还记得自己肩上的责任?今次,掌门派您带着我们“李韶!”文喜怒喝一声,过于激动,又吐了一口血,她撑着从地上坐起,冷声道,“殿下是为了我们才坠落黑渊的!”“那又如何?”李韶不满,“她是救了我们,但难道就因为这份救命之恩,要我们也把命赔给她才行吗?”其他几个昆仑弟子听着皱眉,但李韶是同门,而文喜的确重伤,他们一时不好插口。

“李公子这是对殿下不满?”

这一次,出声的是乘氏的人。

乘氏三人,两男一女,年纪最大的是乘进,论辈分,是乘袅的堂弟。

剩下两人分别是乘玉和乘焕。

三人以乘进为首。

“殿下救你们是救错了不成?”乘进冷笑了一声,“季少主乃殿下的未婚夫,是我九胥未来的驸马,想要寻自己的未婚妻错了?”“乘进,你不用曲解我的话,我只是提醒某人,别忘了他不仅是什么未来驸马,还是昆仑弟子!”李韶冷哼一声,“更是剑君亲传弟子。”"够了。"

季衔冷冷开口,阻止了几人再吵下去。

“我记得我的身份,不用你提醒。”他看了李韶一眼,后又转向文喜,“在未找到袅袅之前,我不会死,我说过。但今日之恩,定还。”此话不假。

方才若不是文喜及时给他挡下一击,他的确不会死,但定会重伤。重伤之后,还怎么去救袅袅?

所以,这份恩情,他认。

一边说着,他一边拿出珍贵灵药洒在文喜伤口上,又亲自动用灵力给她调息。文喜的伤虽重,但还不至于致命,只不过接下来的秘境之行,却要耽误了。文喜张了张嘴,最终,沉默的低下了头。

胸口的伤口迅速愈合,身体渐渐回温,可文喜心里竟无一丝高兴,无边的苦涩几乎蔓延了心脏的每一处位置。“休息一个时辰,继续出发。”

半个时辰后,季收了灵力,站起身,走到了另一边,与乘进三人站到了一起。

李韶有些不满,还想说什么,却被文喜按住了。李韶低头,便看到了女子哀求的目光。

她在求他不要再说了。

她看上去那么虚弱,全无平常的神采飞扬,是那么的苍白脆弱。

李韶咬紧了牙关。

在场一片安静。

众人刚激烈战了一场,皆消耗了许多

最新小说: 魔法少女外传之东京篇 荒山来了个大美人[年代] 飞升从渡情劫开始 兜了一个圈 住在凶宅的男朋友 炽焰流星 和男友大哥一起穿到五年后 我的孩子不可能考2分 贫僧与她 做我们这行的最忌讳爱上客人 想看室友穿裙子有什么错? 命仙 什么叫做斗傩大陆啊 谁教你这么打排球的 穿越考科举 姐姐破案好凶[九零刑侦] 爱情讯号 新搬来的邻居 虐文女主改拿替身剧本 福晋已经三天没打我了[清穿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