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章 (第1/4页)

绿绿红红的镭射霓虹亮起,整个世界处在一种诡异的喧闹中。宁安四只爪子缓缓长出指甲,躲在垃圾桶后面看着路灯下面大声笑大声尖叫的雷鬼年轻人。天色暗沉下来是一瞬间的事。

他们穿着古怪,酷炫的机车在粉红色霓虹光照下,有种即将极速冲出去的疯感。

好像是嗅到了空气中香甜的信息素味道,大笑大声尖叫的雷鬼年轻人突然停止了发疯

一宁安只能称他为狼牙棒。全身上下打满铆钉,连头发丝都竖得像刺猬炸毛。他们像狗一样仰头朝天空四处嗅了嗅,好像在找什么东西。其中一个粉色头发的,撞了撞身边银灰色头发的狼牙棒一

然后下一秒,目光盯向了宁安所在的小巷。

宁安的瞳孔一瞬间细成线。

嘴角的犬齿慢慢地露出来,呼吸压低。她一动不动地趴在垃圾桶后面,心跳和嘈杂声这一刻都远离了她,只剩下巷子中慢慢接近的脚步声。四肢的爪子的指甲越伸越长,就在宁安准备一击必杀。外面突然响起一枪冲击.炮。

刺眼的光芒炸亮的瞬间,爆,炸声震耳欲聋。巷子里灰尘四起,石头飞溅。刚才还人模人样的雷鬼年轻人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是四处逃窜的野狗。宁安目瞪口呆,然后下一秒反应过来,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
但显然她不管怎么降低都没用,她的信息素味道在硝烟的掩盖下依旧能被人清晰地捕捉。这他妈的都叫什么事,正常逃犯谁随身喷香水啊!这不妥妥给警犬可宁安这香水味道是身体自带的,根本就去不掉。

心里骂骂咧咧,她开始东张西望,寻找方向逃窜。

然而烟尘散去,狮子没逃出去,一个一米五,唔,可能只有一米四的小东西,扛着巨大的冲击.炮站在了她的面前。那炮.口还在冒着青烟,机器看起来特别老旧。有种用过一次就立马报废的特殊美感。

宁安:"?"

“你,你是女性对吧?”那小东西睁着一双惶惶不安的圆眼睛,小身体颤抖地看着她。

应该没成年,声音又细又弱。

宁安没有说话,保持着蓄势待发的攻击姿态没有动。讲真,她其实有点没搞懂。这小东西看着一副怕得要厥过去的架势,开口第一句话却是点她的性别?正常对话逻辑来说,普通人在遇到陌生人,如果想搭讪,开场白不应该是确定对方的性别。只有别有用心的人经历过信息大爆炸时代和骗术普法教育的宁安,就算是个一爪子抓死的小东西,也不敢放松警惕。何况小东西手里有杀伤力强的热武器。才会在第一时间确定是男是女。

狮族的物种天赋,她的眼睛在昏暗的环境中也不受影响。快速地观察环境和建筑物特征,宁安的大脑在极速运转,企图最短时间判断出哪边更适合突破。“你是女性,我知道。”小东西很肯定地说,“你信息素很浓,这样的晚上,你一个人在下城区很危险。”下城区?

宁安捕捉到一个地域的称呼。

“你跟我来吧。”小东西很着急,“再不走,野狗帮就找过来了。”

什么东西??

野狗帮?

小东西却不给宁安判断真假的时间,掉头就跑。

宁安傻眼,唉等等,你话还没说清楚啊!

这时,身后也确实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和机车声。毛茸茸的耳朵转了一圈,凌乱的脚步声越靠越近。宁安决定赌一把,立马小跑着跟了上去。这小东西个头不大,跑得倒是很快。不过他的速度再快也比不上草原狂奔小天才宁安。

宁安几秒的速度撵上他,跟着他七拐八拐。

一人一狮在没有照明,臭气熏天的巷子里窜来窜去。不知道跑了多久,终于在一个路灯照不到的盲角,钻进了一个看起来随时就要坍塌的危楼里。小东西大字型倒在地上,大汗淋漓,喘得像是随时就要断气。

宁安还好,蹲在房间靠门的方向,警惕地观察着陌生环境。

虽然外面破破烂烂,但内部还算干净。有明亮的白炽灯,老旧但清理得干净的房间。沙发看起来像从垃圾场捡回来的,到处摆满破烂金属。以及一个看着像随便组装的老旧机器人小东西喘了好久才平复下来,他慢吞吞地爬起来,摘掉了头上的线帽。

当一双Q弹的毛茸茸的棕红色耳朵冒出来,宁安一瞬间瞪大了眼睛。不是因为兽耳,而是因为小东西接下来的话:“我也是个女生,我是马族兽血的女性。”宁安有点懵。

她思考了下,不太明白小东西的意思。

不过小东西接下来的解释,让宁安恍然大悟的同时,后背迅速飙出一身冷汗。

原来,这个世界女性很稀少的。

稀少到什么程度?

像布瑞巴哈这样的小行星,女性总人口数不到一百人。布瑞巴哈就是宁安现在所处的行星。而布瑞巴哈作为原始星系中不算起眼资源匮乏的落后行星,总人口数六亿五千万人。这个男女比例,可想而知女性的稀缺程度。

简直可怕!

“所有的女性都集中在上城区的中心

最新小说: 魔法少女外传之东京篇 荒山来了个大美人[年代] 飞升从渡情劫开始 兜了一个圈 住在凶宅的男朋友 炽焰流星 和男友大哥一起穿到五年后 我的孩子不可能考2分 贫僧与她 做我们这行的最忌讳爱上客人 想看室友穿裙子有什么错? 命仙 什么叫做斗傩大陆啊 谁教你这么打排球的 穿越考科举 姐姐破案好凶[九零刑侦] 爱情讯号 新搬来的邻居 虐文女主改拿替身剧本 福晋已经三天没打我了[清穿]